古代悠哉小日子

第46章:伤逝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今朝醉也 本章:第46章:伤逝

    姚若怡虽然在杜家没什么地位,说话也不敢放肆,但是在自己娘家却是很有嫡姑娘的底气的。

    以前韦氏掌家,本就更偏宠她,因而她待字闺中时说话很有底气,如今却好似忘了自己杜家妇的身份了。

    听见姚若敏的话很是不高兴,“妹妹别说气话,不管怎么说,我是你一母同胞的嫡亲姐姐,我说的话都是真心实意的为你好,你平日里跟谁走得近都不打紧,但要记住,谁跟你才是最亲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看了姚梦溪一眼,那眼里责怪的意味很浓,姚梦溪看的好笑。

    姚倩倩嘟嚷道:“看来大姐姐是不把我们这些妹妹看在眼里的,按照你这样的说法,我们这些族人岂不是没必要来往了,莫非,大堂伯有想要出族的意思,要真是这样,我帮忙跟族长伯父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姚若怡一惊,她虽然摆了长姐的架子,却是不敢真的干涉娘家事的,若是自家父亲知道,只怕要吃瓜落了。

    “五妹妹瞎说什么,哪里就要出族了,我不过是在教导自己亲妹妹,跟什么出族没关系,况且,我父亲可是一心为家族的,哪里有这样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姚学慧这会儿也有些忍不住了,讥讽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以为大姐姐是不想做姚家人呢,敢情是看不上我们姐妹,这也没什么,以后咱们不往大姐姐跟前凑就是了,只不过,二姐姐也不是小孩子,等她成了亲,那就是田家少奶奶了,她要跟谁来往,似乎跟大姐姐没什么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姚若怡压根不是这个意思,临来前自家相公还交代她跟姐妹们搞好关系,可她一看到姚梦溪,就忍不住自己的那点嫉妒之心。

    凭什么都是姚家的姑娘,她也是嫡出之女,可不论哪方面都比不上姚梦溪,连自己的亲妹妹都更加在乎她,如今更是需要自己好好巴结她,她不过就是气不过。

    这会儿她有些下不来台,可还是强撑着说道:“妹妹们误会了,我是咱们族里的长姐,不过是希望能给妹妹们做一个好的表率,让妹妹们知道亲疏远近,为人的基本礼法,并没有其他意思,妹妹们千万别误会,尤其是四妹妹。”

    被点名的姚梦溪很是不在意的笑笑,“大姐姐言重了,你说什么对我来说都不打紧,我更在乎二姐姐是怎么想的,毕竟她才是您的嫡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姚梦溪故意将嫡亲二字咬的极重,嘲讽意味很是浓重,在一旁安静听着的姚若敏,心里没有任何波澜,她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见差不多了,姚若敏开口道:“多谢姐姐替我考虑,出嫁的事情都有人张罗了,母亲该不该出来,不是我决定的,要是族老们让她出来,我没有意见,若是不让,我也不会多说什么,该磕的头我也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姚若敏这般冷清的话,让姚若怡心里有些发寒,她心里清楚,自家这个妹妹,以后真的不会再与自己亲近了,无奈的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妹妹莫要生气,姐姐真的是为你好,有母亲送嫁,这样田家那头才不会挑理,你待字闺中不知道,婆家若是挑礼,咱们女人的日子就难过了,有些事有些话,让母亲来跟你说才是最合适的,既然妹妹不高兴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姚若怡离开的背影,姚梦溪从姚若敏的脸上看到了悲伤,她能理解,上前拉着她说道:“二姐姐别难过,大姐姐虽有些不成体统,但最后说的话也不假,不管怎么样,咱们家不能让人挑理。”

    见姚若敏还想说什么,姚梦溪抢先道:“我知道二姐姐还是心中含恨,可有些事情,不是这么算的,你也不想以后有遗憾吧,咱们把该做的做全,日后是恨也好爱也好,也该有个圆满的收尾。”

    姚若敏虽没办法原谅自家母亲的所作所为,却也知道,很多时候不能任性,沙哑着嗓子说道:“我都听堂婶的,一切都听她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姚梦溪这才安心,不管怎么样,母亲这个位置是谁也代替不了的,姚若敏会气愤一时,日后会遗憾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虽然婚事提前,不管是姚家还是田家都有些仓促,但是田家对长媳很是重视,尽最大的努力让婚事办的体面,成亲那一日整个梁州城都热闹不已,而此时,邓禹跟四皇子也坐在茶楼上看着迎亲队伍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位可用?”四皇子淡声问道,声音里没有多少情绪。

    邓禹肯定的点头,“虽只是个商人,却是个有脑子的,我就算想提拔自家人,也要看人品才华的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想到什么,失笑道:“我会给他个机会,今日他大喜,就不去添乱了,明日约他一见。”

    四皇子能过来见田成君已是天大的面子,邓禹自然不会有意见,两人又收回目光,开始部署其他的事宜,这家茶楼也是四皇子的人在经营,很是安全。

    姚若敏成亲的当晚,大房的老太太就了无遗憾的去世了,临走时还带着笑容的,可见是对田家少爷很满意,毕竟是姚若敏成亲之日,姚家人也不好去报丧。

    姚林氏刚歇口气,就又要忙丧事,韦氏送姚若敏上了花轿就又去跪祠堂了,她出来倒是没乱说,这次也是吓怕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就派了人去田家报丧,姚若敏带着田成君回府,原本还披红挂绿的姚府,转眼变成了一片白,姚若敏心头的酸楚无人能懂,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,田成君很是心疼。

    姚若敏本就有心理准备,可还是架不住眼前看到的悲痛,她跪在灵前哭成了泪人,姚若怡也跪在一旁,杜秀才腰背挺直的坐在那里,对自己新鲜出炉的连襟很是看不起,田成君自然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今日接到那位传来的消息,他整个人都是兴奋的,可妻子这个样,他也很是心疼,上前祭拜过后,安慰了姚若敏几句,郑重的拜托了姚梦溪照顾,这才转身离开,姚梦溪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古代悠哉小日子》,方便以后阅读古代悠哉小日子第46章:伤逝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古代悠哉小日子第46章:伤逝并对古代悠哉小日子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