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向

33.20 多助,寡附

类别:玄幻魔法 作者:核动力战列舰 本章:33.20 多助,寡附

    ,归向!

    圣蛊历11o年1o月21日,今年的恒星黑子,比往年要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信风城海滩外四十公里处,第o34号海上要塞和其他七座要塞正伫立这片大洋上。这些烟囱上冒烟的水泥山体们,犹如俯卧在海上的山岭巨人。

    水泥要塞的中央观察塔上,宙游靠在平台玻璃上,俯视前方珊瑚礁海床,机械海豚正在欢快地巡逻。

    办公桌上,电视屏幕内播放的东北战场上,诸多胜利的画面,让宙游心情愉悦。

    例如,铠牛坦克撞开倒塌的塔巢,碾碎的一块块玻璃水晶组织;再例如,一个宿主被燃烧弹撒了全身,大量的脓包中弹出的电射蚊子还没升空,翅膀就烧光了,掉落在地上翻滚冒烟;再再例如,一个个鳞牛挖土机如同推翻违章建筑一样,把那些城堡给推平,走鹃机器人又用钩子把里面的蛊虫卵给勾出来。

    破坏、损毁的是虫子,让身为人类的宙游并不会拥有面对同类死亡惨状的不适感,相反还有一种‘祛除干净’的爽快。

    战略地图上,燃轮的登6兵团,深入了海岸线七十公里范围,站稳了脚跟,这刚好达到一个最佳位置。既完美地完成对敌人的击溃,同时又有预备地继续推进了二十公里的进攻力量。

    目前后续的船舶运输部队,已经将更强大的猛犸自行火炮以及天啓重坦运送到前线上,开始以兵团建制展开。再接下来——

    宙游的手指顺着目光挪移向南,不自觉在蓝色蛊虫北海岸线集团的后部扣了扣。

    战略地图上,‘?’东北河流区域上游,宙游将兵棋推到四个山峦隘口处,然后手指上光丝一闪,一个要塞图标被“打印”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星球暴雨冲刷的巨大河谷,是天然的大分割线。只要在河谷的高地上,稍微堆砌一圈土坡,土坡内挖掘一个能让坦克进出的碉堡,这样空军来了就可以退到地堡里面,空军走了便依托土坡朝着对面打炮。这就类似即时战略游戏中的卡地形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。

    登6战中燃轮抢下先手后,必须迅转为防御,这是因为北方道路实在是太烂了,维持补给线相当成问题。只有三个月后把相关石子路给铺设了出来,才能进行下一步计划。不过,不主动进攻,并不代表被动。燃轮在北线的军团对蓝色金蛊来说,存在即是威胁。巨炮,配合海航(舰载机)向前面压,给绝萤整一个顾头不顾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宙游手里的电子笔在指尖上转动时,一旁的通讯器响了,屏幕上出现了愉茜面容。这位小姐现在带着贝雷帽,越来越制服味了。(这方面,6博雅是始作俑者)

    愉茜:“统帅,六号的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宙游嘴角微微弯曲:“嗯,安排好,对了,你别恐吓他们。”

    愉茜莞尔道:“导师,他们很乖。”

    十四公里外,已经进入夏虹岛港口的金甲虫轮船上。码头塔台的广播女声正在播报:“欢迎来到夏虹岛,夏虹岛历史悠久,人文丰富……”(类似于地球高铁入省界时的播音味。)

    从北边而来的使者,也正在回头瞭望着那一排海上要塞,目光难以挪移。一批又一批的海上作业船将炮管和导弹吊装在海上要塞上,阳光的照射下,反射着金属的光泽。

    海上要塞炮,这是当今人类世界可制造的最大最强火力!而拥有这等利器的燃轮,是当下‘匚’海岸线中唯一能够平衡北方蓝金色蛊群的力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们总喜欢说成王败寇,站在历史的结果上,从结果来推导原因,总会能得出:“只要力量足够大,做什么都是正义!”

    然而在时代进行过程中,想要寻求胜利结果,必须要正义。

    中立派往往是被忽略的一股力量,他们就如同土里面的泥鳅一样,放干了水都找不到。但是又不能忽略暴风雨时,他们在泥塘里面掀起的浪花。

    绝萤尽管在北方一副所向无敌的样子,在燃轮的反复宣传下渐渐地被指为了最大邪恶。

    这不单单是燃轮的宣传机器功劳,更是因为蓝色蛊潮现在创造出来的利益,利益网能网罗的链条非常狭小。

    反观燃轮这边,自从签订了协议后,工业链条的利益几乎将所有人、所有势力都囊括住了。

    【一手拿着枪,另一手能给听自己话的人利益,那么你就是这些人的正义使者。能天下趋利而往,那就是天下的正义。】

    圣角都那位投机起家的摄政王殿下,也就是宙游标号的老六,现在非常明智地做出了墙头草。

    燃轮这边没有拒绝这位六亲王一方的主动沟通,但是也不会给与特别的待遇。

    因为老六政治信誉有待考察,所以还是先来一份军事威慑的套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五天后,燃轮联盟在海上举行了一场海上演习。

    那场演习,燃轮方面重点炫耀了自己的大玩具——一艘排水量四万吨的航母,一次性可以出动二十七架火鹰无人轰炸机,

    而控制这些火鹰无人轰炸机的,是女武神号机械飞龙。

    这是仿照了金甲虫家族的金甲蛊龙兵种。麟龙的飞行蛊虫提供飞控,而人类用空铝合金管道制作骨架,这个大型飞行器可以根据需要,翅膀展开至不同程度,而动机可以支撑起亚音巡航。二十七架火鹰轰炸机的控制系统,都是女武神机械飞龙的子蛊。

    在海上演习中,坐镇战舰指挥塔的愉茜指挥两个女武神机械飞龙在甲板上起飞,遥控空中作战单位对一个小岛上进行了毁灭性打击。二十多枚五百公斤的云爆弹,对着靶区同时落下,喷射云雾,而后砰的点燃。火云气浪瞬间膨胀,覆盖范围相当于一个中子弹的打击范围。

    观礼台上的六亲王使者,看着远方小岛上升腾出的火焰,久久不能言。

    这个航空战舰的设计主思路是对的,但是槽点嘛?

    燃轮联盟没有大型高风动,宙游只能设计出了一个摔不下来的设计。

    这个板块分明的火鹰战机看起来就像个机械板砖,女武神机械飞龙更像一个机械翼龙。

    帅是够帅,但是战斗力宙游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作战半径只有五百公里,打击效率低。这东西要是给风之星上专精这一块的同学看到,估计要成为自己几百年都被人嘲笑的污点。但是在这,刚好可以菜鹅打菜鸡。

    军事震慑后,一直都‘忙碌’的宙游终于抽出来时间,和这个使者见面了。

    这位来自金甲虫的人类见到宙游,目光不禁被吸住了。纯人类形态的宙游身上是一种标准比例,而这让这位使者不禁想到了,丰隆帝国时古董雕塑上记录的星辰使者。

    作为东道主,宙游很赶时间,所以当即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宙游:“好了,则立领主,挺高兴见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位叫做则立的使者恭敬道:“额,宙游公爵殿下,您好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宙游先斩断了他想说的一个话题方向。

    宙游:“我先提一件事,你派给我的那几个学生,都很不错。现在我不希望你打扰他们。”

    这位六亲王派来的使者,原本准备打的第一张牌,就是卖掉所掌握的燃轮内部的暗线。

    宙游抢先的这句话,令则立愕然。

    宙游则是非常认真严肃,再次强调道:“我不希望,一些额外的因素,干扰我的学生。现在他们正在学习,正在竞争,他们的前程很重要。”宙游此次的表现,就如同高考时护犊子的家长一样。

    这位使者心中不由感慨万千,数秒钟后,点了点头,说道:“大人,我知道为什么我们派来的人都愿意向着你了。”

    宙游嘴角扬了扬,算是给了回应。然后敲了敲桌子,示意他可以拿出下一个筹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个小时的会面,曾经摄政的六亲王势力和燃轮联盟达成多项协议。

    宙游态度很冷淡,所以这些协议,燃轮坚决不先付任何实惠。而是看对面到底怎么溜。

    条款:接下来的进攻中,六亲王将要为燃轮提供情报辅助,而燃轮则做出政治背书,战后确保六亲王的封地统治权。

    这位使者想要多争取一些,均被宙游打哈欠否决了。

    当这场会面结束后。

    宙游不禁得摸了摸自己绒毛少许的下巴,不禁自问道:“我这,是不是太帝国主义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11o年11月1日。

    圣角都。天空中的飞龙从金碧辉煌的大殿上方掠过,翼膜招展中,在阳光的投射下出诡绿的光。甲虫甲壳焊接的金色台阶两侧,一批批战蜂骑士举着利刃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宫殿大殿上,幼帝坐在金甲虫皇座上,而他的身后则是虫卫。此时摄政王已经不坐在大殿上了,而是带着部队回到自己的封地。面对绝萤的强势,摄政王可没心思坐以待缚,变成傀儡,所以巨角城是绝萤的了。

    这位小皇帝很快就察觉到,自己的姑姑似乎并不比那六叔好多少。他自己依旧是一个橡皮图章的命运。

    【其实,绝萤比六亲王好多了,最起码不会夜宿皇宫,在小皇帝母后那儿泄积郁。绝萤要泄,也是战争胜利后,在……】

    现在,绝萤自己加封自己为天下兵马大元帅,另外加封圣号。哦,当年丰隆帝国陨落后,金甲虫第一代皇帝也就是先加圣号,然后举行了沟通天空仪式,最后一步,才变成帝国的皇帝。当下又是这套流程。

    在宫殿中,刚刚在后殿被罚跪了一个小时的皇帝,现在老实地坐在椅子上,目光无神地看着大殿下方。

    而一旁的帘幕中,一章章要务文件,在文员处理后,被递交给其内的绝萤。

    当下大事件,是燃轮攻击了东北大6区域绝萤那两位不成器的下属。而燃轮在大6上进行的传单宣传,则是“破坏地区稳定和谐”“违背世界和平展大势”“倒行逆施”如此冠冕堂皇的借口。

    而这些宣传,让绝萤眼睛中不断闪烁寒光,显然是怒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大殿上,有关是否要对燃轮联盟全面开战,也分为两派。

    一派主张必须全面交战,组织舰队,突破宙游的海上防线,同时南下,进攻宙游南方根据地。

    而另一派则是认为,应该从长计议,在北方大6上部署防御,但用兵方向依旧是要以‘匚’海岸线为主。

    这两派的意见差异,并不是真正为了更好的战策进行讨论,而是涉及到了内部权力斗争。

    主张全面对抗的,是绝萤从北方带来的老人。

    宙游在北方战役暴揍的那两个家伙虽然很无能,但是,的的确确是最早跟随绝萤的军事人员。他们被宙游殴打,绝萤政治体系的老派们已经是不能再失去当下的话语权了,必须报复回去,甚至期望那些爬上来的新人们也遭到燃轮打击惨败。

    而新加入绝萤体系的新派们,则是觉得北方苦寒之地,不能代表自己集团的绝对利益,主张打下现在更有把握的飞蝗家族。至于北方,那是老派人造的锅,让他们自己处理。——也就是让老派们在防御点上继续挨打、抗线,然后被责骂。

    这两派现在已经对立相当严重了,在北方王庭中,位置是有限的。有时候是另一派反对,自己这个派系就必须要支持。

    除了上述两派人,更是有某些心怀鬼胎的家伙在其中算计。

    摄政王毕竟是把持了数年的朝廷。现在在北方体制内所有人虽然都清楚,绝萤掌握所有人的生死兴衰。但是并不代表,大家都绝对相信绝萤就倒不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进攻飞蝗家族,不就被燃轮的炮兵给轰回来了吗?

    摄政王快脱身北方,开始站在局外后,反而有人开始注重摄政王这条线,预备留一条后路。

    在这个乱世中,每个人心里的忠诚,就如同股份制公司内的股份。

    其中最大的一份,供于现在能给自己分红的主子,而其他的几份都自我保留,随时准备投别家。

    这不,就在大殿中争吵得越来越热闹的时候,有一位领主给绝萤出了主意!

    欲征服世界,先征服“匚”海岸线,欲征服‘匚’海岸线,先征服‘?’6桥。是的,东北海岸线打不下来,那就打南边的。

    6桥上的领土,现在就是二世大军那些将军的地盘。大军南下是继承先帝遗志讨伐乱贼,可以强行折服那些将军们。

    大殿上一片安静,难得没有出现任何争论,显然这是蓝色蛊群转移内部矛盾的最好方向。

    但是帘幕后面并没动静。

    故领主进一步巧舌如簧:“据说反王(二亲王)都已经背离帝国,和燃轮逆贼勾连在一起,请王上伐之。”

    随后更多的人开始站出来,进言。并且一些相互敌对的派系争先表态的同时开始挤兑政治对手。

    例如帝都派系开始挤兑保守派‘在北大6丢人,就不要到南边继续了’。而最早跟着绝萤的那些保守派军官则是咬牙切齿,斥责帝都的新兴派在海岸线上‘坐拥重兵,不敢前进’。

    “叽叽歪歪,哗啦哗啦”

    刚刚绝萤被大殿上吵得有点头疼,恨不得将眼前这些混蛋都植入脑控虫,现在这些混蛋又吵起来了。

    【当然这是不可能的。之所以要设置决策层,就说明虫群顶层也需要有一些有脑子的人来决策。然而只要有脑子,就少不了勾心斗角。】

    她用清水打湿了自己额头,清凉之意让自己心情平静,随后撩开帘幕,冷目看着殿下这些跪匍自己的家伙。

    金色的处刑蜈蚣,咔嚓咔嚓走上大殿,如同蟒蛇一样s形地绕行于两派人之间,大厅一下子安静了。

    绝萤扫视了一下大殿,目光瞄向角落中,那位一直一言不的海军将军——布渔。扬起手指点名道:“那个,那个,……”绝萤一时间也没记起来,自己一年前兴致起来,提拔的那个平民将军。这时候一旁的侍者会意地递交了名单。

    而布渔,从人群中挤了出来,对着绝萤行好了礼。

    大殿很宽广,但他还是踉跄地挤出来,——是要说明,他不是主角,没人会给他徐徐让开一条道,让他表高见。大殿上贵族们,对打鱼出生的布渔有一种天生的俯视。

    绝萤阅览了金纸名册后,抬头问道:“布渔,谈谈你的看法。帝国海军现在有什么计划”

    布渔略抬头,却又被周围的目光‘按’下去,歌功颂德道:“圣亲王殿下,您率军南下必然战无不胜。我们水师一缕偏军,谨遵军令,仰圣军威。”——这说话的意思,很有艺术。看似是附和南下,其实是阐述海上力量很薄弱,没有力量进行大规模作战。

    此时大厅中,一声声轻蔑的嗤笑响起。一群贵族们此时很自然的,对乡巴佬的懦弱表达了轻蔑之色。

    然而绝萤看了看低头的布渔,显然是明白了这位卑微者话中意思。

    听到了不一样的意见,她蹙眉开始思考。数秒后,她对着大殿问道:“南下时,帝国海军能不能守卫,畿明海湾。”

    这个海湾就是“匚”型海岸线,左上那一个点,也是圣角都附近的大河入海的地带。战略意义如同帝国的心窝。

    布渔一言不。

    此时其他贵族们都是聪明人,此时听懂了布渔不支持南下。遂——一个个开始义正言辞地训斥布渔。

    随着绝萤面前的虫侍出了恐吓的声音,大殿再次安静。绝萤让布渔退下。——她尽管听进去了布渔的意思,但是十分钟后,还是宣布了南征的决策。

    大殿内的新旧两派贵族,这回是非常一致地高呼:“圣明。”唯恐喊得比自己政敌要慢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归向》,方便以后阅读归向33.20 多助,寡附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归向33.20 多助,寡附并对归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